【影片信息】

导演: 卡洛斯·绍拉
编剧: Ivan Dias / 卡洛斯·绍拉
主演: 里卡杜·波拉克 / Camané / Carlos do Carmo
类型: 纪录片 / 歌舞
制片国家/地区: 葡萄牙 / 西班牙

【剧情简介】

“法朵”Fado一词据说源于拉丁文,意思是命运。是葡萄牙著名的传统民谣。是一种具有一百五十年历史的葡萄牙音乐,在大街小巷的酒馆、都会里的咖啡室和会所都可听得到;音乐表达的是哀怨、失落和伤痛的情怀。特殊的吉他乐声与独唱者的特有腔调,空灵动人,令听者无不感到的哀凄。
 
来自十九世纪的伟大传统,继《弗拉门戈》、《探戈》之后,卡洛斯·绍拉请出葡萄牙最深沉的灵魂《法朵》,终完成抒情三部曲。有说葡萄牙的灵魂是fado,fado的灵魂是Saudade。这个字没法翻译,是混和乡愁、遗憾与希望的一种复杂情感。一段接上一段不同风格的fado和舞蹈,不只去诠释难懂的灵魂,更在追认fado发迹于贫民区的湮远年月。一代歌后阿玛莉娅·罗德里格斯Amalia Rodriques的传奇身影和第一线的歌者轮流站台,绍拉用投影变魔法,将孤单变出巨大布幕上的绰绰人影,如fado的前世今生……极尽视与听之娱。

【影评】

maybe time stand still,but we passing by
spring always retures,but innocence does not
花渡
好听的名字,又译法渡,葡萄牙音乐的灵魂。
所谓做到极至,便是如此了.

香港国际电影节,先看这一部,看完接着看陈冲的<意>,看<花渡>的人,一楼都没有坐满,看<意>,一楼排到三楼.多好的片子啊,但向来它们的命运就是如此--曲高和寡.
  
这能算是电影么?从头到尾没有演员,没有剧情,而所有的歌者都是演员,所有的舞者都是演员,他们表演着永恒的主题,生之欢畅,死之平常,爱之痛切,每个表情都是那么投入,放大了放大了,那一张张并不完美却真实的脸,唱着他们心中的FADO,充满了热爱,对FADO的热爱,细致贴切到每一个毛孔。
  
于是感染了我们这些毫不相干的人们。
  
水面镜子一般的舞池,重叠的影像,一层层笼罩覆盖再拨云见日,每一曲舞者呈现的风格都不一样,非洲的皮肤,欧洲的衣裙,亚洲的面孔,FADO不是葡萄牙的,它被国际上每个人热爱着,共鸣着。
  
至于那些SOLO独唱者,更唱出了那种孤独与哀伤,另有巨幅的葡萄牙街道的照片来陪伴左右,普通静止的图象,带你走去人生中常去的地方,常看的景象,它们一景一景地被你路过了,好似在回放你的人生。那歌者边唱边路过了你的人生,美丽安详。
  
年轻女人夺去了老女人的男人,三个舞者,优美演绎着爱与恨,老女人浓烈如鲜血般的嫉妒,年轻女人的自负与不在乎,男人的喜新厌旧与最后的仁慈。当年轻的推倒年老的,男人还是扶起了可怜的那一个,他携她回去了,终是仁慈。回头,年轻女人挥了挥手,放过你们的悲惨余生。
  
想起张学友的那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似乎全世界的三角恋都是一样的,女人的人生,便是从年轻时候的傲慢掠夺,到中年时候无奈的被欺骗与被掠夺,好象生生不息的轮回。
  
于是每个女人所寄托的,无非不过是她选择的那个男人的仁慈。
  
身边看电影的女孩哭了。黑暗中悉悉索索。
  
真正让我落泪的,却是紧接着的老妇人的一曲,独唱,镜头只对着一张充满皱纹的脸,没有转换镜头,没有舞者的优美,只一张苍老的大脸,黑色的衣裙。未歌前,老妇人不知道把手和眼睛放在哪里,那么局促不安,音乐声起,她情绪平稳下来,垂下眼帘,忘情歌唱。
  
很可爱而真实的一幕,导演如实记录下来。
  
她唱道--
  
maybe time stand still,but we passing by
  
spring always retures,but innocence does not
  
我一惊,多少年前看见的中文,已经心生敬畏--时间没变,而我们飞逝。当它很多年后,从一个老夫人口中用葡萄牙语唱出来的时候,时间再次向我见证了它的永恒。
  
时间没变,而我们飞逝。
  
前面那曲的人生恍如一梦,在老妇人的歌声中,所有的爱恨转为平静,人生的海浪无论多么高潮翻滚,都在她那时得到平息。
  
春去春又回,而我们的纯真不再。
  
这是一场视觉和听觉的饕餮盛宴,大多数时候,你并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但在他们的热切专注中,你也几乎被蛊惑了。
  
爱上FADO。

【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