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几年前的出国热开始,越来越多的华人把目标锁定了西班牙,他们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繁衍生息。

国外生活久了,在子女的教育问题上,也在悄然地发生着转变,从最初的学习汉语,到当下热门的音乐、绘画、及各类才艺,家长们更重视孩子从小在综 合素质方面的培养,由此也应运而生出了个新的行业——才艺家教。与之前提到的陪同翻译相比,家教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更加的年轻化,遇到的问题也更为复杂化, 小纹向笔者谈起了做家教的一些经历。

“证书第一、老外的才是最好的”

对于大部份对音乐并不太了解的家长而言,在给孩子选择家教时,最先考虑的是老师的证书,这让从国内音乐学院毕业的小纹最初十分不解。

“打电话应聘时,对方都会问我有没有证书,比如钢琴有最高是十级,她问我几级,我说我专业是钢琴,不用考级,他们还问我证书有没有。这就像问一个西班牙人有没有西班牙语等级证书一样。”

除了家长只认证书之外,还有更令小纹不解的,“可能因为钢琴是西洋乐器,于是有些家长也就认为,只有老外教的才是好的。”

小纹说,有次一名学生家长请小纹去上课,到准备下课时,学生家长的一位朋友带孩子来作客,谈话中,朋友说自己的孩子也在学钢琴,不过老师是老外,听到这儿,该学生的家长表示特别羡慕,还说老外教的结果指定更好,第二天,小纹就接到学长的电话,表示学生最近要回国,钢琴课要停一段时间。

“我倒没在意,不过有一次在网上和那个学生聊天,我才知道,原来是他妈妈给他找了个新的老外家教,尽管他自己都听不懂老师说的什么,可他妈妈却说,这个老师比我强,因为人家是老外!”

当艺术遭遇现实,专业无奈变兼职

比起小纹,已经做家教近两年的小雨对此显得就淡定多了。对于小纹提到的各种现象,小雨只说了四个字:学会适应。

小雨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当初选择出国是为了能够在音乐上有更多的发展,怀抱梦想的她来到西班牙原为以可以一显身手,而现实却不得不让她冷静下来。

小雨对笔者说,刚来那会儿,除了上课之外,她把所有时间都用在找相关工作上面,由于她从大二就开始在外跑活儿,所以除了音乐家教之外,她的找工 范围还包括各类商业演出和婚礼庆典。“第一次给这边的婚礼做伴奏,我记得当时男方家长问我都会拉什么曲子,我就随口说了个巴赫,结果对方就愣了一下,然后 说,那些他们不喜欢,要拉他们喜欢的,比如说邓丽君的《梅花》、《月亮代表我的心》,要是还有《爱拼才会赢》那就更好了。”

好在小雨基本功扎实,对于客人要求的临时变动,倒也是应对自如,通过这一次,小雨也一点点的摸出了一些门道。

“就拿婚礼上的伴奏来说吧,大家去参加婚礼,图的就是一个愉快的心情,所以世界名曲的效果就不如那些耳熟能详的流行音乐,人家花钱请你来,为了就是增加气氛,毕竟大众的口味在那儿,不是说艺术源

于生活吗,人们喜欢的,人们乐于接受的,才能算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