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随着经济危机的持续,西班牙的移民政策也日益收紧。从去年开始,西班牙有关部门采取各种措施,暗地里收紧扎根居留,家庭团聚等移民政策,这让许多侨民叫苦不迭。而2011新年过后,西班牙不仅继续维持较严格的移民政策,而且在一些居留的更换,以及签证的审批上,进一步加强了控制力度,许多侨胞感到西班牙的移民政策仍在继续收紧。

据了解,西班牙政府有关部门目前除了对扎根居留和家庭团聚的申请,继续维持低批准率以外,还利用制定《新移民法》实施细则的机会,为家庭团聚政策进行“横生枝节”。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西班牙移民政策的收紧,主要是集中在家庭团聚上。

欧浪网10月06日报道,“我是今年1月份换的居留,当场批的,没想到等我拿到居留之后才发现,我在接下来的两年内都只能继续做厨师……”对于自己居留上的限制,旅西侨胞阿盛(化名)也感到纳闷不已。“我本来想在换了居留之后去做别的职业的,现在看来也只能固定在这个厨师上了。”阿盛说,自己以前刚来西班牙时并没有居留,所以找工作也处处受到了限制,为了能让自己有一张合法的身份证明,这些年在西国兢兢业业打工的阿盛也花了不少冤枉钱,先后送了好几次扎根,但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获批。“我直到2009年年底的时候,才办到了一张扎根居留。”对于这张来之不易的扎根居留,阿盛也非常地珍惜。

“我第一次拿到的扎根居留是一年的,居留上也没什么限制,没想到现在等我换第一个两年居留时居留上反而还出现了职业限制。”据阿盛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在第一年拿到居留之后换过工作,所以后来在申请更换第一个两年居留时,自己也递交了所在餐馆的工作合同。此外,自己当时送的时候职业是厨师,所以阿盛对更换时出现在合同里的职业也没太多留意。“我此前也听说过首次的扎根居留会有职业和地区的限制,但我的居留上没有,所以我当时也很侥幸地以为,那以后换出来的居留就更加没有什么限制了。”阿盛介绍说,自己身边的朋友,此前也有办过扎根居留的,大部分人拿到的第一个居留都有职业和地区限制,但在更换了一次居留之后,几乎都没有任何的限制了。

就在阿盛很理所当然地以为自己拿到手的居留也会成为没有限制的普通居留时,没想到等到今年上半年,阿盛顺利地按完指印,拿到居留时,他却当场傻了眼了,居留的背面赫然标有职业的限定,这也就意味着阿盛在接下来的两年之内,不能再轻易地更换职业。“接下来,我只能继续在餐馆做厨师了,不能再做别的。”拿到这样的一张居留,阿盛也非常困惑。

“此前有几个做工地的老乡收入很不错,我一直想过去他们那边工作,并且也想把我的居留拿到他们那里保险,但很遗憾,我的居留把我的职业都限定死了。”阿盛称自己换居留到拿到居留,当时的新移民法对于扎根居留更换的一项还没有进行具体的界定,自己也以为会像此前那些持有扎根居留的侨胞一样,在第一年扎根居留到期之后更换的第一个两年居留就不会有什么限制的,没想到自己却搭上了这移民法更改前的头班车。

“我也找律师问过能不能重新找一份工作合同送进去更换,换一个没有职业限制的居留,但律师表示这是法律规定,自己也爱莫能助。”对于这样的一个居留,阿盛也显得很着急。“不能更换职业,也不能更换居留,我被这居留绑得死死的。”而遇上这样的事情,阿盛也只能叹息。“看来大局已定,我不想做餐馆也由不得我了。”

据了解,在新移民法正式出台之前,旅西侨胞碰到的扎根居留更换后有所限制的同类情况也不止阿盛一个人。据另一位此前更换过扎根居留的侨胞乐琳(化名)告诉记者,自己也是在去年的12月递交了更换扎根居留的申请,直到今年的5月份才获知了批准,但令乐琳始料不及的是,自己在拿到新居留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居留也有所限制。“我当时送居留是,合同是学校帮我出的,所以我拿到的居留背后竟写着语言老师,也就是说我接下来在这个居留没有到期前,就只能从事这个老师的工作了。”乐琳说,这种职业的限制,无形中就绑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像其它的餐馆啊、百元店等行业的工作选择范围还算广,换工作的话相对来说也很容易,我这种语言老师的工作却非常稀少,就业选择也相当地狭隘,要是改行换工作也就相当不容易了。”

而同样的情形对于去年12月份换扎根居留的跑堂小顾(化名)来说,也是噩梦一场。据小顾的朋友乐琳称,小顾当时是在餐馆更换的居留,更换时,其餐馆的老板告诉小顾合同上的职业是跑堂,没想到到了最后等小顾拿到居留的时候却成了洗碗工,最惨的是小顾在更换居留后就换了行业,去外地找了百元店的工作,没想到新的居留却一直没办法上保险。“洗碗工的保险是餐馆里最低的,一个做跑堂的工作却上着洗碗工的保险,就很不合算了。”对此,乐琳也替小顾感到遗憾。而最令小顾更无法接受的是,自己也是当场批的居留,以为只是随便附上一份合同就可以更换出没有任何限制的居留,但自己压根也想不到,换了居留后,还会有职业的限制,原以为自己以后可以跳出餐馆的圈子了,没想到到头来又要重新回去做餐馆了。

采访中,乐琳也向记者提供了一些消息,她另外有两个朋友分别于去年7月和10月更换居留,他们最初也是持一年的扎根居留,但他们所换到的第一个两年居留也完全没有职业和地区的限制。“我估计从去年年底的时候开始,也就是我们这一批人更换时,就有限制了,新批的居留职业都是根据扎根侨胞所提供的工作合同上的职业来限定的。”如同很多持扎根居留的侨胞所认为的那样,在新移民法没公布前,很多持扎根居留更换的人其实已经按照新移民法的走向来换居留了。

与此同时,不少在今年更换过首次扎根居留的侨胞也向记者反映,自己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几乎没人能幸免被限制的命运。对于同样的情况,相关人士也感同深受,据其中一位侨胞透露,自己也曾向当地的劳工部作过咨询,当时接待她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这大半年来正是新旧移民法交替的过渡期,自己也是按照规定来办的。

以前,被申请家庭团聚的人只要按照领事馆的要求,递上双认证的结婚公证,户口公证,无犯罪公证等领事馆通常要求的材料以后,基本上就可以得到批准了。可现在,越来越多的家庭团聚签证申请者反映,西班牙驻华领事馆除了要以上主要规定的材料以外,还会随机向申请者要求其它的附加材料。如被申请者配偶在西班牙的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单,银行存款证明,买房,租房合同等。有的签证申请者由于结婚的时间较短,领事馆甚至还会要求申请人附上结婚时的照片或婚礼现场的录像等。尤其令一些申请者感到烦恼的是,领事馆在索要这些材料的时候,并不是一次性的全部提出来,而是签证官在审查材料的过程中,随时提出,等申请者询问结果的时候,再叫对方去准备,并通常规定在十个工作日之内备齐。特别是对于那些申请者背景复杂,如有过出国经历,或曾经在欧盟非法滞留过的申请者,签证官所要的附加材料会更多,并且签证申请的时间也会因此拖的很久。

目前,西班牙政府有关部门不仅在家庭团聚居留的审批上加强控制,而且在家庭居留的更换上,也增加了一些严格的条件。据了解,以前那些持家庭团聚居留的侨胞,在更换居留的时候,是不需要提供其配偶的相关经济能力证明的。而从最近一段时间开始,那些要更换家庭居留的侨胞,则必须要提供这一材料。虽然负责家庭团聚居留更换的警察部门没有明确指出,相关经济能力证明文件到底是什么,但根据家庭团聚申请的要求来理解,这些材料应该包括劳动合同和工资单,以及报税证明等。一些法律事务所在谈到这一规定时说,这主要是由于经济危机,移民失业人数增多。如果家庭团聚的被依附人失业的话,那么持家庭居留的移民,就会面临生活困难的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居留审批部门就要求申请者提供被依附人的经济情况证明。如果被依附人失业的话,那么更新家庭居留的申请者很有可能遭到拒绝。为此,一些法律事务所都会要求更新居留的申请者尽可能提供劳工合同,工资单,存款证明等详尽的材料,以保证更新家庭团聚居留的申请者能够顺利换出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