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历史上有两位人尽皆知的伊莎贝尔女王:第一位伊莎贝尔一世的事迹想必大家早已是耳熟能详了,但与这位统一西班牙并为其奠定“日不落帝国”基础的前者相比,这位2.0版本的伊莎贝尔二世(Isabel II de España)在西班牙历史上可没收获什么好评,伴随她的几乎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绯闻。


(图源:YouTube@BioPic Channel)

1830年出生的伊莎贝尔二世一来到这个世间就受到万千宠爱,毕竟她的老父亲费尔南多七世(Fernando VII de España)结了四次婚才有她这一个小棉袄(其余的几个孩子不是早夭就是遭遇流产);两年后,她惟一的妹妹Luis Fernanda公主也来到人间。


老父亲费尔南多七世
(图源:Instagram@reyesyreinasdelahistoria)

然而,1833年秋天,费尔南多七世就撒手人寰了。没有男性后代的他精明地提前修改了萨利克继承法(Ley Sálica,只允许男性继承的法典),于是不同于伊莎贝尔一世还得费劲从侄女手中“夺过”王位,当时还没满3岁的伊莎贝尔二世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坐上了王座。

当然了,这个位置从一开始坐起来就不轻松,她的叔叔卡洛斯以男性继承人才是合法继承人为借口,发动了卡洛斯战争(也称第一次卡洛斯战争Primera guerra carlista)。


(图源:Instagram@history.paintings)

好不容易赶走了反对分子,王位稍微坐稳了点(毕竟后续还有第二次卡洛斯战争),时年仅16岁的伊莎贝尔也迎来了如今女青年的共同烦恼——被催婚。被母亲和各位大臣一致认可的夫婿候选人是Cádiz公爵弗朗西斯科(Francisco de Asís de Borbón)。

(图源:YouTube@BioPic Channel)
看着这位青年的姓氏de Borbón,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没错,他也是西班牙波旁王朝国王卡洛斯四世(Carlos IV de España)的孙辈,和伊莎贝尔是堂兄妹关系,更奇葩的是两人是“双重亲戚”,即两人的母亲Luisa Carlota和María Cristina也是姐妹关系。

在我们现代人看来这完全不行,然而在当时为了巩固王权却是很常见的做法。这类“知根知底”的婚姻有一个好处就是能提前知道对方“底细”,不被交往时期的“伪装”所蒙骗。

两人合照
(图源:Instagram@dnaroyals)

然而,这个看似很OK的人选却有一个在男女婚姻中最致命的地方——他是一名同性恋者。

“Pequeño, delgado, de gesto amanerado, de voz atiplada y andares de muñeca mecánica. En la intimidad lo llamaba el pueblo Paquita, Doña Paquita, Paquita Natillas. Le gustaban los baños, los perfumes, las joyas y las telas finas”.
“身材娇小,瘦弱,举止端庄,声音很尖,走路仿佛机械娃娃。私下里,人们称他为Paquita(Francisca的昵称)、Paquita夫人(暗示他偏女性化)、Paquita Natillas(暗示他的“奶油”气质)。他喜欢泡澡、香水、珠宝和精美的面料。”


(图源:YouTube@Crónicas de la Historia)

Así definió el historiador Pierre de Luz a Francisco de Asís de Borbón, le eligieron para ese matrimonio después de descartar a muchos otros candidatos, y por razones un poco lúgubres: no tenía grandes enemigos, no tenía ningún tipo de interés por la política y se le intuía una personalidad maleable.
以上就是历史学家Pierre de Luz对这位Francisco de Asís de Borbón的定义。在排除了许多其他女王老公候选人后,之所以选择他,原因有点令人感到悲哀:他没有大敌,他对政治没有兴趣,但却有着可塑造的个性(翻译一下就是好拿捏咯)。

历史学家Juan Granados补充表示,当时年纪轻轻的伊莎贝尔可不糊涂,她在晓得未来夫君是谁后,第一时间惊叫: “和Paquita结婚我才不要!(¡Con Paquita no!)”,并在新婚之夜讽刺地反问别人:“从一个比我穿更多蕾丝装的男人身上能期待些什么?(Qué podía esperar de un hombre que llevaba más encajes que yo)”。


婚礼现场的画作,气氛竟然有些悲伤
(图源:YouTube@BioPic Channel)

这些评论无形间助长了民间八卦,于是在当时的报纸上,各种讽刺女王丈夫的插图和诗句比比皆是,最狠的一条甚至说Francisco像女士一样坐着上厕所——但这一点似乎还真不是谣传。

Lo cierto es que, efectivamente, Francisco orinaba sentado porque sufría hipospadias, es decir, una malformación de la uretra que provocaba que no tuviese el orificio de salida en el glande, sino en el tronco del pene.
事实是,Francisco确实坐着小便,但那是因为他患有尿道下裂,即尿道畸形,导致尿道口不在最下面,而是在生殖器的躯干上。


(图源:YouTube@Crónicas de la Historia)

不过即使两人的事实婚姻如此,但在“保障王位接班人”这一方面,女王可是什么都没耽误。与少子的父亲不同,这位伊莎贝尔二世和她的丈夫共育有9个孩子,其中有5个活到了成年。

然而不论是宫廷还是在民间均有传闻,说这些孩子没有一个是两人生的——这不仅是因为弗朗西斯科不喜欢女人且有生理缺陷,还因为伊莎贝尔的绯闻情人实在是太多了。

“全家福”
(图源:Instagram@dnaroyals)

据传,伊莎贝尔二世和当时宫廷内外有点姿色的男人几乎都有过“一段情”,从在前线打战的将军到负责内务的大臣,从夜班小守卫到宫廷大画师,人数众多。有传闻说下一任君主阿方索十二世(Alfonso XII de España)的父亲也非弗朗西斯科,而是女王的情人之一Enrique Puig y Moltó,所以你懂的,前文提到的拥护她叔叔继位的那帮“卡洛斯派”又闹起来了。


父母与年幼的阿方索
(图源:Instagram@dnaroyals)

有人可能会疑惑:女王每天忙着会情人,哪还有时间管国家呢?是的!这里就要提到为什么西班牙人不喜欢这位女王的关键原因了——在她统治时期,整个西班牙社会没有什么显著发展,宫廷上下还贪污肤腐败成风。
伊莎贝尔二世没有足够的智慧和手段,只会用换政府领导班子来解决这一问题——总共换了34届政府,但这一举措造成了社会动乱,最终引向了1868年的全国革命。


伊莎贝尔二世时期流通的金币,印有她的头像
(图源:Instagram@filnumalcaraz)

同年秋天,伊莎贝尔二世流亡巴黎,并于次年夏天宣布退位,其独子阿方索继承王位(即阿方索十二世)。这位女王于1904年客死异乡,结束了她“美好开局却以悲剧落幕”的一生。


 

ref:

https://www.larazon.es/cultura/historia/20220725/bjunxghitnfurp7hrzdf4q4ycm.html
https://www.elespanol.com/cultura/historia/20190506/paquita-natillas-homosexual-espana-no-podia-orinar/394961458_0.html

声明:双语文章中,中文翻译仅代表译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