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全人类的平凡日常一去不复返。小编不仅感受到了这一点,并且无比羡慕国内认真严格的防疫措施。而这正是因为不久前自己刚好亲身体验了一把从感染新冠到痊愈的全过程。

2021年1月,在圣诞节和三王节的假期结束后,学生们都陆续回到了宿舍,准备开始第二学期的学习。而就在开学后的第一周,1月17日周日下午,我们听到了宿舍周围响起了不间断的警车鸣笛声。

从朋友那里得知,许多学生挤在总门接待处,似乎是不允许他们出门。当时正肝着作业的我还没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直到晚上收到了来自宿舍管理人的邮件。


邮件中,在亲切的问候后,我们被告知了宿舍内有十三位学生确诊了新冠,因此当地政府的卫生部门要求我们整个学生宿舍进行隔离,所有公共区域关闭,只能待在自己的房间。18日会对我们全体人员进行一次PCR检测。至此,我为期22天的隔离生活正式宣告开始。

(图源:diariodenavarra.es)

18日早晨,我们宿舍就轰轰烈烈上了当地报纸的头条,一时“风光无两”。宿舍管理员再次给我们发送了邮件更新情况:隔离会持续10天,每个人需要做两次PCR检测,一次是18日的下午,第二次是10天后的1月28日,如果10天后的PCR仍然为阴性则可以结束隔离,离开宿舍。

在为期10天的隔离内,不可以离开自己房间,只能开门拿取被放置在房间门口的食物。并且宿舍四周都有警察值班,生怕某个学生偷偷“跑毒”,来这里留学除了游行没见过那么大阵仗。

18日下午,我们收到了通知去做核酸检测的短信,按照顺序依次去宿舍的大礼堂“捅鼻子”。

当天晚上很快就收到了检测结果:是阴性,宿舍内关系好的一些朋友大家都是阴性,让我算是松了一口气。给家人报平安之余,也给各科老师发邮件解释了情况并申请网课。

19日的新闻持续追踪报道了我们宿舍,又有18人为阳性,感染人数达到30人,总人数不过305人,感染率达到了近百分之十。可能有人会问那些周末不在宿舍,回家住的学生怎么办?他们都在各自的家中进行同样的检测并隔离。

(图源:diariodenavarra.es)

就这样安稳过了2天,20日早晨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喉咙有点疼,尤其是吞咽口水的时候。但由于天气干燥,而且普通感冒也会有这种症状,再加上之前PCR的阴性结果,我并没有特别紧张,还是一样用Zoom上网课,同时发现新冠阳性,密接,因疫情还没回西班牙的同学也不在少数。
 

21日,出现了手脚发冷,发烧的症状,但精神状态依旧良好。我自己平时生病发烧大概一两天就会自己痊愈,并且38度5以上才会感到特别明显的不适,而当时并不是高烧,总体身体状况也不差,所以决定再自我观察几天。但以防万一(毕竟自己曾经是严重的哮喘患者),我还是吃了备着的连花清瘟胶囊,这药吃下去一整个就是透心凉心飞扬的感觉。

22日,还是有着寒热,但食欲和精神依旧不错,除了吃连花清瘟之外就是大量喝水和睡觉。

23日,早晨醒来,我已经基本退烧,身体也没有其他不适,但和平时自己生病的流程比较,总有些违和感,咳嗽发烧鼻涕三件套少了流鼻涕,而且可以说比起平日的流感症状更轻一些。一时间警惕起来难道是中招了新冠?同时在下午,收到了关于28日PCR预约的时间。

24日,虽然仍留有疑惑,但身体已经康复,便愉快地点了外卖享受周末时光。而就在晚上洗完脸后,我打开面霜的盖子,发现平时扑面而来的香气消失了,我把鼻子凑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发现闻不到任何味道,反复几次,那熟悉的面霜香味怎么都闻不到。

虽然“迟钝”的自己第一反应是觉得面霜变质了,但过了几分钟终究还是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嗅觉出现了问题。我拿出所有的香水开始实验,当发现只有最浓的那瓶可以略微闻到一些后,我“大彻大悟”,这回是新冠没跑了。眼前的外卖突然也不那么香了。

25日,26日,嗅觉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好在味觉尚存,否则将会是对吃货的一次沉重打击。虽然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异样,但是内心已经给自己诊断是新冠了,八九不离十。

27日,又是在涂抹面霜前,突然发现自己可以闻到味道了,嗅觉它非常神奇地在出走三天后回来了。面霜熟悉的香味让我感到安心。

28日下午,根据预约的时间再次前往宿舍的大礼堂做核酸检测,虽然已经没有任何症状了,但是并不认为自己能得到阴性的结果。

29日上午,宿舍内的朋友们在群聊内相继说自己收到了短信,结果都呈阴性。

然而,不真正看到结果就是不会死心的,我也抱有一丝丝的侥幸心理,万一可以结束隔离呢?然而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并没有等来短信,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通电话。

“您好,请问是Chencheng Wang吗?”

“您好,我是。”

“我们是卫生部门办公室,想告诉你,你昨日的PCR检测结果为阳性…”

果然不出所料还是阳性了。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询问了我的健康状况,以及10天内是否有密接接触的人士。在我一一回答问题完毕后,工作人员最后说“如果你有任何不适或者疑问,随时可以拨打这个电话”,随着我道完谢,对方挂断了电话,留我在电话这头目瞪口呆。

要是在国内,是不是得有好几个穿着防护服的医生带我到医院去?听我说没啥没症状,就连个医生都不派过来给我瞧一眼的吗?(后来听说其他房间几个发着高烧的同学也没去医院,只让宿舍帮忙买点药放在门口,要去医院还得有门槛,不呼吸困难怕是进不去……)


打完电话后,我先告诉了宿舍内关系最好的朋友Alaitz(是的,就是那位中文十级还会做中餐的妹子),然后跟家人和其他朋友同学一一汇报,还得给老师发邮件申请更长时间的网课。

在社交网站官宣了这一“爆炸性”的消息后,收到了铺天盖地的问候和关心,包括好些个加过好友就躺在列表里从没聊过天的朋友们都发来了消息祝我早日康复。

宿舍内的朋友和大学同学都说有任何需要随时与他们联系,老师们也都非常暖心,让我不用勉强自己,多休息,如果缺课会单独给我发讲义。虽然确诊了新冠,但周围人的贴心举动属实让我非常感动。

接下来的十天,就继续了之前的隔离生活。虽然宿舍内的伙食并不差,既有前菜还有主食,以及各式各样的水果和酸奶,但十多天的“病号餐”我真的吃厌了,朋友就给我带了好些零食和周末回自己家做的Paella,Tortilla patatas放在我的门口,帮我改善伙食。

时间飞逝,10天“吃吃睡睡上网课”的养猪生活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并不排斥一直宅着,但毕竟在屋里20天了,真的很想出去透透气,逛逛街。我像之前一样等着PCR的检测预约短信(当时我认为会像上次一样在隔离十天后进行核酸,阴性后结束隔离),但是迟迟不来。于是我主动给宿舍管理人发了邮件,并在第二天早上得到回复。

结果是,我并不需要再次做PCR检测,收到阳性结果起的10天隔离期的最后3天,只要没有任何症状的话就可以无条件“出狱”了。在知道并不需要阴性证明就可以解除隔离的时候我是非常震惊的。但实际上后来才看到,去年的12月,当地的政府部门已经将阳性确诊病例的隔离时间缩短到了7天,也就意味着如果没有症状的话,只需一周就可结束自我隔离。

(图源:noticiasdenavarra.com)

2月9日,我正式结束为期22天的隔离生活,再次回归普通的日常。这段“奇妙”的经历可能是我会记一辈子的故事了。
很多小伙伴可能注意到了——从我感染到康复,当地的卫生部门只打了一次电话就并无后续了,我不仅没有见到任何医生,没有吃过任何处方药物,就连一张康复证明都没拿到。如果是在国内,可能完全不会是这样吧。


比起ZOOM果然还是线下的课体验更好

如今,从新冠康复刚好已经一周年了,从头复盘了一下,至今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口罩不离脸,从学校回来必用消毒棉片对所有物品清洁,个人觉得算是防疫标兵了,然而宿舍内的朋友们都为阴性,偏偏自己独自中招,确实有些神奇,但也已经追查不到原因了。


只能说我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仅仅是轻症,康复后过了两个月的血检中,我知晓了自己抗体数值很高,算是因祸得福。也很庆幸自己没有陷入恐慌焦虑的情绪中,始终保持着冷静,倒是让家人朋友们担心了很多,收到了无数人的关心和帮助。

最后衷心祝大家都能身体健康,疫情可以尽早结束,让所有人回归到不用戴口罩,可以自由拥抱他人的日子。

 

声明:本内容为沪江西语整理,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