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新冠病毒一年的“折磨”,世界各国的防疫工作逐步走向常态化。然而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是,只有有效疫苗的到来才能将人类领入真正的“后新冠时代”。和许多防疫负担过载、等着疫苗救场的西方国家一样,西班牙也排着队等着疫苗的号码牌。

(图源:YouTube@La Vanguardia)
12月27号早晨八点左右,载有共计369,525剂的飞机在西班牙各大城市的机场落地,疫苗剂数是根据疫情严重程度和人口密度来分配的。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到几天内,各地将陆续开展大规模的疫苗接种。


(图源:YouTube@La Vanguardia)

卫生部长Salvador Illa认为12月初各地区政府的管控放松导致了近两周持续增长的病例,但同时又大力肯定了它们在疫苗接种问题上采取的积极措施。

(图源:YouTube@La Vanguardia)
他还预测,根据往年传统,西班牙将在夏季迎来一次旅游高峰,为了让人们能够最大程度地过上“与疫情前一样的社交生活”,他将力求在夏天来临前在西班牙实现70%的疫苗接种率。

 

首位新冠疫苗接种者

来自格拉纳达、现年96岁的Araceli Hidalgo用她和蔼的微笑和惊人的勇气定义了西班牙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她是第一个接种辉瑞疫苗的人。在短短的半分钟里,疫苗接种这一“举手之劳”又为她的人生经历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图源:YouTube@La Vanguardia)

Araceli于上世纪20年代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父母拉扯着20多个孩子。在Miguel Primo de Rivera(西班牙将军,其政权常引起农民阶级和资产阶级不满)独裁时期,大城市下的市镇、乡村生活非常艰难。

(图源:elespanol.com)
自出生以来,她不得不面对那个时代的女人们无法逃脱的命运:仅在学校接受基础教育培训,然后致力于家务劳动,没有经济独立的机会。二十多岁时,她嫁给了本地的一名木匠Antonio Rodríguez。这是最经典的婚姻模式:父亲长时间在外地工作,而母亲负责带孩子,似乎命运给她唯一的选择就是家庭主妇:“长大后我就成了我的母亲,童年时她总是致力于给予我们需要的一切。”


(图源:eldiario.es)

在将近70岁的时候,Araceli感到无力独自照顾丈夫,要求孩子们送他们到养老院。她的儿子José说道:“父亲在世时母亲一直是个谜,因为她总是在幕后照顾着我们所有人,很少提出自己的需求。”

她丈夫2004年去世之后,一个全新的Araceli出现在大家面前——她从未管理过银行账户,更不用说使用手机了,但她一点一点地学会了这些现代社会的玩意,并积极面对未来的挑战。

(图源:YouTube@La Vanguardia)
即使已活到96岁的高龄,她的健康状况依旧乐观到叫人羡慕:她仍保持着良好的长期、短期记忆能力,“或许正是因为还存有对漫漫过往的记忆,她的格拉纳达口音才会如此动听,如同阿尔罕布拉宫那个山脚下的诗歌”。她患有骨关节炎,走路困难,然而这对于她这个年纪的老人家来说是正常的。


(图源:YouTube@La Vanguardia)
Araceli在圣诞夜才突然告知孩子们她已经自愿签署了新冠疫苗接种计划,而没有人想到三天后这将成为一个热点新闻。儿子José说:“姐姐和我给她送去圣诞礼物,我们在门口遇见了许多记者,他们想采访我们,但我们还一脸懵逼。”

Araceli在接种疫苗后状态良好,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所造成的轰动程度,但显然她也不再是那个默默无闻、被家庭生活掩盖住个人特质的女性了。她的名字如此耀眼,以至于连她的儿子都不敢打电话过去,“每当我打开电视都看见他们都在采访她,我不想打扰她。”

 

第一波吃螃蟹的人

除了格拉纳达的Araceli以外,各个大区均有接种者,但首位接种者大多都接近耄耋之年,最年轻的也年逾古稀。这些老人都是自愿报名,并且对疫苗的欣喜和期待远大于担忧。


(图源:YouTube@RTVE Noticias)
阿斯图里亚斯(Asturias)一名80岁的老妇人Pepita是该地区的首位接种者。12月27日上午9点半,第一批疫苗抵达她所在的养老院,一小时后接种工作有序开展,和Pepita一同接种的的还有3位当地居民。她承认了自己对新冠肺炎的恐惧:她没有别的要求,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能够自由自在地好好散个步。

(图源:YouTube@Conocer Asturias)
68岁的Javier Martín是Haro圣母之家养老院的一名住客,也是拉里奥哈(La Rioja)的首例接种者。他在接种后坦言:“我有点紧张,但很正常。剩下的事情全看天意了,我已经做好准备去承受可能的副作用。”他对疫苗的效用充满希望,并相信他就能尽快见到亲人:“我真的很想见我的孙子。”

(图源:YouTube@Europa Press)
对于优先在老年人身上试水上市疫苗(虽然医护人员也紧随其后)的举措,旨在维护老年人居家尊严的组织Pladigmare的主席Miguel Vázquez Sarti解释道:“逻辑上来说,老年人成为第一批接种者是合情合理的,他们患病后症状更重,而且前两轮疫情高峰对养老院造的影响更大,而现在疫苗来了,他们都在排着队等着脱离困境。在养老院接种有利于帮助这里的住客更好地适应防控措施,将危险扼杀于萌芽之中,避免重复之前的悲剧。”

 

关于新冠疫苗的争议

尽管老人家和一线工作者们都前赴后继,身先士卒,但对疫苗安全性的争论从未停息。先是挪威两位老人接种疫苗后过世,


(图源:laverdadnoticias.com)

接着葡萄牙有一位女士也是这样。


(图源:actualidad.rt.com)

不论官方报道多少未产生不良反应的接种案例,只要翻车新闻一出,民众的迟疑和恐慌就难以退却。
一些人言简意赅地表达了他们的保留态度:“疫苗是流动护照,这是大势所趋。至于其风险,我认为中年人会尤其在意这些,而且现在有大批人正在步入这个年龄段。如果我是一个想要生孩子的女性,考虑到疫苗的副作用,我会三思。”


(图源:lavanguardia.com)

“疫苗还真就成了圣诞老人给我们带来的礼物?现在的政府满嘴跑火车,我才不信!那些想​​接种的人就随他们去吧…反正4年之内,如果没有人落下后遗症我才会去接种,否则门都没有。”


(图源:lavanguardia.com)

更多的人还是认为能有个备选项永远是件好事:“你能想象一个亲人跟你说,要么让他们死于新冠病毒,要么让他们通过接种疫苗幸存下来。你会怎么选?我周围有人得了新冠肺炎死去,我肯定他们宁可有一点点希望也会选择接种。未来发生什么谁知道呢?如果死了就更不知道了。”


(图源:lavanguardia.com)

而在这个疫情肆虐的时刻,也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够保持理智,用平常心来看待试验结果的成败:
“你说风险?是药三分毒啊!自2月以来完成的试验中没有一个证明是不支持在紧急状况下使用疫苗的,而在8月份有4万多人接种了辉瑞(Pfizer)和Moderna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参与试验的每100名感染者中有95名没有接种疫苗,有5名接种了,其中没有一个症状是严重的;而另一个可悲的事实是,每天都有很多人因为新冠肺炎死去,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这种僵局将继续下去。”


(图源:lavanguardia.com)

当媒体的热度逐渐消退时,Araceli一如既往地过着自己的日子。这位带着谦卑的微笑、温和的举止西班牙祖母凭借她的成为了西班牙历史重要的一部分。在2020年行将终结之时,她和许许多多的自愿接种者一起用不凡的勇气和坚韧为众人开辟了道路,寻求希望之光。

 

ref:

https://www.eldiario.es/andalucia/granada/araceli-hidalgo-relato-vida-primera-persona-vacunada-covid-19-espana_1_6627981.html
https://www.lavanguardia.com/vida/20201229/6154156/llega-espana-remesa-vacunas-pfizer.html
https://www.elmundo.es/espana/2020/12/27/5fe8780121efa0023d8b459b.html

声明:双语文章中,中文翻译仅代表译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未经允许,请勿转载